渡清明(啊啊月考要进年级前十!!!)

没有落不停的雨


(杂食,本命杰西卡,开学了估计更新会超慢的,慎关啊慎关,比心~

【黄少天中心向】执迷不悟


01

中考成绩出来的那个晚上,黄少天侧着身躺在床上,枕着一条胳膊,眨巴着眼睡不着。

夏蝉孤零零地叫着,黄少天打开窗户也不见一丝风吹进来,星星倒是亮得灼眼。黄少天看了会儿星星,转身坐到床边晃悠着腿,绿油油的爬山虎不知何时已绕上了窗棂,茂盛的喜人,黄少天看着看着忽然就想到了一个词——

自由生长。

02

“哎我跟你说呀,你家那少天可不能再玩下去了,好好的一个孩子就得被游戏害了。”

“就是,快让他收收心吧,马上就初三了,他不懂这些,你们做父母的就由着他?”

夏天的一次家庭聚会上,黄少天的那些亲戚一如往常地摆出忧心的姿态对黄少天的父母说着这些不知说了几百遍的话,黄少天一个人坐在角落的位置里静静地吃着菜,他平时挺喜欢说话的,但这种时候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看着父母只能苦笑着说没办法,心里虽不是滋味却也习惯了。

黄少天小学时成绩非常好,属于班上名列前茅的孩子,小升初时毫无意外地升上了市内最好的初中,很多人都对他寄予了极大的期待,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他的父母。

可他在初中时却迷上了打游戏,待荣耀这个游戏问世后更是沉迷于此,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年年家庭聚会他都会是亲戚们重点批评的对象,一开始他还觉得不自在,慢慢地倒也对此生出了抗体,颇有任他人指指点点我自八风不动的气概,只是对于父母还是会生出愧疚来。毕竟黄少天自己也知道,他的父母不希望他变成现在这样。

期待越高,失望越痛。

家庭聚会结束后,黄少天拦住了父母,说想和他们谈谈。令他意外的是,他的父母也有些事想和他说。

黄少天想和父母说的,是辍学去蓝雨训练营的事。前几天有个叫魏琛的家伙在游戏里围杀了他后就一直戳他私聊,邀他去蓝雨一起大杀四方征战职业赛场,虽然黄少天觉得魏琛说的以后冠军年年都是蓝雨的这种话很不靠谱,但他不得不承认,他心动了。

他知道这条路不会好走,但十四岁的少年,正是念着“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的年纪,认定了的事就要去做,不撞南墙不回头,哪会在乎这么多呢?他的人生还很长,他终归是想按自己的心意去活。

可当父母把他拉到房间后,并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刚坐下,黄少天的母亲就哭了,父亲点着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望着铅灰色的天空不说话。

黄少天是第一次看见母亲哭,这个一直以来都很坚强的女人此时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好似要把忍了很久的情绪通通宣泄出来:“少天呀,听妈一句劝,从小到大我都由着你,可这次不行,不行,真不行啊……马上你就初三了,最后一年了,咱再好好学学好不好?只要你愿意,还来得及的,回头吧,不要再做那些错事了,父母赚钱都不容易,不想看到你以后过不得好日子……”

黄少天的心随着母亲滑落脸颊的泪水揪了一下,人心都是肉长的,他是个孝顺父母的人,看到父母疲惫伤心的模样,他也难受。可他不明白,打游戏怎么就成了错事?他喜欢打游戏,做喜欢的事有什么错?

走自己的路,按自己的想法去活,真的行不通吗?

少年意气终究不能长久吗?自己……只能向现实妥协了吗?

可黄少天没有把这些问题问出来,他知道,他的父母不会希望他问这些,他们只希望他能好好地学习,像幼时一样,做一个让人省心的孩子。

黄少天不觉得他有什么错,但他的父母错了吗?父母希望孩子过得更好,本就没有错。所以迷茫的少年选择把尚未萌芽的梦想扼杀在心里,和着那些不甘那些疑问那些痛苦一起吞咽回肚里,最终只抬头朝父母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答了句“好”。

黄少天自己也不太清楚怎么那么轻易就答应了父母,他不是个会悔诺的人,他明白他承诺了什么,也明白为了实现承诺要付出什么代价。只是,在他想开口辩驳的时候,一股无力感自心底油然而生,没有人能告诉他到底要不要坚持。

于是他选择了妥协。

陷入狂喜的父母没有看见黄少天眼里的悲哀,他们只知道,儿子从今晚开始就将走回正轨,他们不会知道少年心里那剧烈的动荡。

黄少天回到自己房间,插入账号卡登录荣耀。

这是最后一次了吧……黄少天自嘲地弯了弯嘴角,操纵着夜雨声烦逛着荣耀地图,漫无目的地游走着,良久,他拖出好友列表
点开魏琛的私聊窗,在输入框里删删减减了好久,最终只发了这么几个字:我不去蓝雨了。

过了半晌,魏琛回复了:好。

很意外,魏琛向来没下限,这次却没有死缠烂打。大概他也见得多了吧,像黄少天一样有梦而无法追逐,最终抛弃了破碎的梦喃喃着玉碎瓦全的人。

反正人生那么长,没有什么是不能忘记的。

拔出账号卡,黄少天还是没舍得注销这个陪了他那么久的账号,他只是想,从此以后,他的梦想怕是与荣耀无关了。

03

黄少天喜欢打游戏是不假,成绩因此而受到影响也没错,但他底子好,基本知识也扎实,即使经常跑去打游戏,成绩也是位于中游,不至于什么都不懂。何况他也不可能天天翘课去打游戏,坐在教室里上课的时间也不少,他听得也认真,所以他的母亲说他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倒也不仅仅是安慰他劝他的话。

那晚和父母谈过以后,黄少天就找了个箱子把荣耀的读卡器和账号卡都收起来了,还用胶布粘住了箱口,放在储物间一个不起眼的地方。

有一个哥们见他突然收心认真学习还啧啧称奇:“黄少天你怕不是换了个人吧?还是摔到脑袋性情大变了?”黄少天笑骂回去:“变你大爷,一边凉快去,没见我正忙着呢。”说完就低下头去继续和手里的五三奋战了。

黄少天本就是个坚韧的人,只是被平时的大大咧咧所掩盖罢了,初三一年他是真的下了苦功夫,黄少天的父亲自他小时就常对他念叨一句话:“不管做什么,你要做,就要把它做好。”现在黄少天答应了父母要考一所好高中,便不会食言。

初三上学期期末考,他就已经考到年级前十了。

这一次的家庭聚会,亲戚们都惊讶于黄少天的变化,毕竟他们虽然常对黄少天的父母说要让黄少天改变,真的相信他能改变的却没几个。饭桌上,黄少天不用再坐在角落了,亲戚们都来恭喜他、鼓励他,父母也骄傲地挺起胸膛。黄少天一直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只觉得脸笑得有些僵。

他是遂了所有人的愿,在旁人看来重新开始并取得很好的成绩,看着眼前的场面,多好啊,皆大欢喜。

可是没有人问他愿不愿意。

他人认为理所当然的事,黄少天却未必会这么想。

04

查到中考成绩的时候,黄少天的母亲激动地抱住了他,喜极而泣。他的成绩完全可以被市重点高中录取。黄少天也笑,回抱住母亲,这个结果应当说是非常好了,老师和同学都惊叹说这就是逆袭,但不知为何,黄少天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黄少天知道他现在应该规划一下未来的学习生活,或者畅想一下美好未来,任心飞去那大江南北。

可他就是会想起以前在荣耀里约着几个哥们就敢去抢boss,单枪匹马也敢和大公会杠,会想起他和魏琛第一次见面时对方的请君入瓦再到后来他信服地喊着人魏老大,像初三一年来无数次的午夜梦回一样想着这些事。

星光从窗户越入打在黄少天的脸上,真闪耀啊,黄少天想。

他忽然从床上跃起,跑去储物间在积灰的角落里找到了那个装着读卡器和账号卡的箱子。撕开封住箱子的胶布,打开的一瞬间黄少天被浮起的灰尘呛得咳嗽,可他的眼睛却闪着耀眼的光芒,目光穿过重重灰尘,穿过一年的光阴,穿过过往的犹疑和痛苦,落在那张账号卡上。

夜雨声烦。

荣耀,是信仰啊。

插卡,登录,看着屏幕上熟悉的荣耀二字,黄少天的内心反而平静下来。刷了几只怪后,魏琛来消息了:哟,小子,回来了啊。

黄少天扬唇一笑,一如往昔在荣耀里大杀四方的骄傲轻狂:是啊,老鬼,我回来了。

屏幕又是一闪,魏琛:还要走吗?

黄少天刷怪发消息两不误:来了哪还有走的道理,等着,最迟后天我一定站在你面前。

魏琛:哈哈,老夫等着。

黄少天明白他在做什么,努力了一年好不容易考上重点高中,如今他却要亲手放弃自己搏来的结果,既然如此,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不学,何必辛苦初三一年。

但黄少天一点也不觉得这一年被浪费了。用一年的时光,少年找到了心中所想,坚定了前路,从此披荆斩棘,无畏风霜雨雪、他人质疑,又拾起了他的梦想、他的少年意气。一年,值得。

黄少天躺在床上,渐渐沉入梦乡,那应该是一个关于荣耀的梦吧。他不知道天亮以后会发生什么,但他已经做好面对一切的准备——少年不想再迷失了。父母失望的眼神也好,旁人的冷言冷语也好,他也料不到选了荣耀这条路,以后是会功成名就还是蹉跎一生。

可他不想后悔啊。

黄少天还是那个黄少天,还是那个泡在网吧里嚷嚷着“能少年轻狂的时候当然要轻狂”的神采飞扬的他,执迷不悟就执迷不悟吧,有什么好怕的?

“我可是未来要成为剑圣的人!”
.
.
.
.
.
.
.
.
FIN

少天,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