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清明(啊啊月考要进年级前十!!!)

没有落不停的雨


(杂食,本命杰西卡,开学了估计更新会超慢的,慎关啊慎关,比心~

【王杰希中心向】微草/不息

        留下背影让世人去追,魔术师纵落幕也无需安慰。*

        Chapter 1

        “英杰,豆汁儿要喝完。”

        “小别,不要总是戴着耳机听音乐,对耳朵不好。”

        “柳非,昨晚熬夜了?”

        “许斌,准备一下待会儿复盘。”

        “好的队长队长最棒了队长您说得对!”

        这是微草每天魔性的开始 造就了一个魔性的微草。

        王杰希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是挺爱操心的,但是,不操心不行。用叶修的话来讲就是“大眼你这都是命,天生的操心命”,虽然被黄少天用一句“人王半仙都没开口呢你瞎说什么大实话”给怼回去了,但不管哪一句都是这么个意思。长期被众人以此调侃的王杰希习以为常,毕竟心累了这么多年,早麻木了。一来二去的,王杰希自己也会想,这或许还真就是命,一个从林杰把王不留行交到他手上起就再也逃不开的命。

        Chapter 2

        十七岁的王杰希拖着个行李箱不疾不徐地跟在林杰身后,面对身旁方士谦好奇的目光一脸淡定。可怜一旁偷偷打量的方士谦还自以为隐藏得很好,殊不知自己脸上已经写满了“求搭讪”三个字。说实话,方士谦对这个刚加入微草训练营就已崭露头角、实力强劲的新人颇感兴趣,不只是因为他的打法很有趣,还因为他本人就长得很有趣。

        王杰希这人不算沉默,但话也不多,更不是那种自来熟的性格;方士谦为了维持他作为前辈高大、稳重的形象,也没有主动开口;林杰忽然接到了经理的电话,此时正有些苦恼的低声说着什么。于是乎,场面一度沉默得诡异。方士谦对着林杰那通似乎永远打不完的电话无语了一会儿,又悄悄瞟了瞟王杰希,在心中无声地呐喊,希望对方能接收到他的脑电波:新人你倒是问点什么啊!你就没有什么期待啊、紧张啊之类的心情想向前辈倾诉一下吗!可王杰希没有丝毫反应,仍是低着头专心致志地看路,沉稳得像北京胡同口与人下棋时久久未动让人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睡着了的老大爷。

        方士谦就这样在“要不要先开口”这个问题里苦苦挣扎,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钻牛角尖。间歇性犯二这病得治啊。王杰希看着方士谦这苦大仇深的模样,想了半天没明白方士谦在纠结什么。

        良久,方士谦受不了这诡异的气氛,清清嗓子自觉拿出前辈的气势开口了:“杰希啊,你初到微草,如果有什么不懂的,比如说在荣耀方面有什么疑难的话,尽管来问我啊。”王杰希听罢想了想,把“我一个魔道学者为什么要来问你一个治疗”这句话咽了下去,点点头道一句“好的”。强大如方士谦开启了没话找话的尬聊模式——

        “杰希啊,尽管你现在还不是正式队员,也不能因此松懈,还要加强训练啊!”

        “前辈放心。”

        “微草的绿化你也知道,特别好!绿化不够队服来凑,训练之余还有助于保护视力,在这一点上微草简直完爆其它战队!”

        “前辈说得是。”

        “杰希啊,你这个年纪嘛,我也懂,正是叛逆不羁的时候,但平时也要守规矩,不能耍小性子,要尽快和大家融合啊!”

        “多谢前辈提醒。”

        林杰挂了电话,一脸诧异地看着方士谦,心道最能作妖的不就是你吗。可由于不想给新人留下不好的印象,同时也不想让方士谦难堪,林杰也就没有戳穿方士谦,只是转头看向王杰希,给他讲着一些队规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项。

        而方士谦呢,此时尚沉浸在自以为高大上的前辈形象里沾沾自喜,只觉这新人甚是乖巧踏实。现在的他不会知道,这是王杰希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乖乖地喊他一声“前辈”。

        Chapter 3

        “哎野图boss刷新了,我这忙着指导新人呢,杰希你先去看看吧!”方士谦一边将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一边把头伸过电脑冲着王杰希嚎了一嗓子。王杰希二话不说迅速从训练软件界面切换到荣耀游戏界面,末了淡淡开口:“你悠着点儿,你对面那新人快被你打哭了。”方士谦哈哈一笑:“也是,毕竟不是谁都像你一样,脑回路清奇。”

        王杰希懒得回应方士谦的垃圾话,自顾自地抢boss去了。坐在一旁的林杰痛苦扶额,俩人这样明目张胆地在训练期间溜号,这星期已经是第五次了,而这还是俩人自称克制过的结果。林杰至今回想起方士谦那一脸无谓说着“训练乃身外之物,唯有boss与荣耀永恒”的嘴脸,都觉得保持微笑真是好不容易。

        彼时尚是第二赛季,联盟还没有后来的职业化和系统化,各战队都很松散,职业选手天天跑去网游里打boss的事也屡见不鲜,所以林杰也没有责怪王杰希和方士谦,只是提醒他们自己要有分寸,但林杰仍是很担心方士谦是否知晓分寸为何。

林杰看看方士谦,再看看王杰希,直觉这孩子被方士谦带坏了。杰希刚来时多老实一孩子啊,认真训练,认真对战,坚持良好作息,绝不违反队规。但现在呢,昨晚他刚逮到方士谦和王杰希凌晨三点jjc打得不可开交。

方士谦委屈啊,方士谦不说。谁能想到王杰希淡漠且大义凛然看起来就像五好青年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放浪不羁的心。微草的大家总说是方士谦带坏了王杰希,只有方士谦知道,王杰希芯子里切开本来就是黑的。这个少年,是真的轻狂,真的嚣张。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方士谦挠挠头,对,于无声处自张狂。用来形容王杰希真是再适合不过了。他游走于尘世之中,却又与世俗显得格格不入——遗世而独立。

        Chapter 4

        若干年后,当方士谦和微草的新生代侃着王杰希过去的黑历史时,微草一众俱是不可置信,其中以袁柏清最甚:“师父你就吹吧!队长那么严于律己作风优良以己作则的人,怎么可能大半夜的和你翻墙出去吃宵夜!OOC了吧!”

        这不能怪微草一众新生代戴了八百米厚的滤镜,只能说是王杰希这么些年来的确做了太多的改变。

        自第三赛季王杰希接过队长职位和王不留行起,那个会和方士谦一起违反队规浪荡逍遥的少年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成熟稳重、年纪虽小却让人敬重的小队长;

        自第四赛季王杰希改变打法开始,被尘封的不只是能掀翻联盟的天马行空,还有肆无忌惮大杀四方的轻狂年月;

        自第七赛季方士谦退役后,王杰希身上的担子更是加重了不少,甚至得了个微草好爸爸的戏称,可又有几人能明了这玩笑背后的心酸无奈。

        但方士谦一直都知道,王杰希从未变过,只是一直在以全新的姿态迎接全新的征程。方士谦又是怎么知道的呢?只是看那人赛场上的锋芒毕露、眉眼间的自信傲然一如当初罢了。

        只不过是——君子藏锋。

        当日年少,少年同游;今仍未老,岁月无殇。

        Chapter 5

        肖云还是微草训练营的一员时,和当时微草的一名职业选手有一点交情。那位前辈还和肖云说过,会等他加入微草战队一起来为微草效力,只可惜等肖云正式成为职业选手后,那位前辈已经退役很久了,不过偶尔俩人还是会有一些联系。

        第十赛季肖云被微草有意邀唐柔和邱非入队的消息弄得心下惶惶时,不知怎的,就和那位前辈说起了这件事。一开始肖云只是说些担心自己实力不足、不知未来几何的苦恼,说着说着,却说了句一直不敢讲的心里话:“我真怕队长会像送走乔一帆那样送我离开,最近我总觉得队长对我和以前有点儿不一样了……”话里话外,已然是添了些埋怨王杰希的味道。

        前辈听罢没有立即接话,沉默了半晌,才叹口气道:“为了微草,他连自己都可以抛弃。”

        为了微草,他甘愿让阴翳覆满星辰;

        为了微草,他可以精心策划一场以自己为垫脚石的戏;

        为了微草,他不惧以一人之力面对千难万险。

        微草对于王杰希来说,不单是值得眷恋的母队,微草这二字已在不知不觉间溶在了王杰希的生命里,是职责,是坚守,是信仰,亦是执念。而王杰希会步履坚定、披荆斩棘地带着微草闯到如今,只是因为这是他和林杰说好的。

        说好的,要让林杰看到,微草成原。

        Chapter 6

        刘小别现在还记得第七赛季末他路过经理办公室时不小心听到的对话。那时方士谦刚刚退役,微草除了王杰希便没有能独当一面的大将,哪怕是邓复升,能替王杰希分担的也极其有限。在遍寻不得老将肯转会微草的情况下,经理决定询问王杰希的意见,看是否要不惜代价从别的战队挖人来。

        经理说完后一脸严肃,王杰希却吹着茶末,悠悠地品了一口后,从容地道:“足够了。”

        阳光穿过绿叶落在王杰希的侧脸上,刘小别看不清他眼里的光影,在这样一个下午,听着王杰希平淡的话语,刘小别却无端地生出几分安心来。是啊,有对长在,就足够了。

        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Chapter 7

        “后来呢?”一个穿着微草队服、稚气未脱的少年急急向高英杰追问着,“高队,后来王队怎么样了?”

        “你也知道的啊,王队在第十三赛季就退役了。”高英杰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少年,即使现如今他才是队长,他还是会让新加入的微草队员们也唤王杰希一声队长。

        “我是说退役以后啦。”少年解释道。

        王杰希离开那天没让任何人去送,只有方士谦特地回国一趟约了王杰希好好聚聚。王杰希走出微草大门后回了次头,果不其然看到一群微草小朋友趴在窗户上,瘪着嘴的样子委屈极了。王杰希朝着他们挥了挥手,然后转身果断离开。靠在车旁的方士谦却看到,王杰希的眼里除了一如往常的淡漠和几分不舍,还有一抹极深极深的笑意。那一瞬方士谦有些恍惚,王杰希弯起的嘴角忽而就与当年林杰离开时的笑重合在一起,时光似乎从未远去,仍是停留在原地,待人相惜。

        “后来啊……”高英杰喃喃道。

        后来啊,人海十万里,谁可善待你。 *
.
.
.
.
.
.
.
.
FIN.
注:
“留下背影让世人去追,魔术师纵落幕也无需安慰”一句出自歌曲《起飞》
“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一句来自于鲁迅先生
“后来啊,人海十万里,谁可善待你”一句来源于网络

杰希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