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清明(啊啊月考要进年级前十!!!)

没有落不停的雨


(杂食,本命杰西卡,开学了估计更新会超慢的,慎关啊慎关,比心~

【全职高手】终老南山下

        1. “你这个骗子……”橙发的女孩和少年站在一块略显简陋的墓碑前,女孩默默流着眼泪,少年则一言不发,沉默,似乎只有无尽的沉默。良久,少年带着女孩转身离开,看起来潇洒而又干脆,只留下这么一句话渐渐消散在风里。
        那是2015年的夏天,我来到南山公墓看一位故人。扫完墓后,我想了想,从送给我那故人的花里,抽出一朵白菊放在方才女孩和少年站立的墓碑前。那墓碑上只有五个字:苏沐秋之墓。我的目光没有在那块墓碑上停留很久,而是抬头,看向那个站在墓碑后的少年,那个橙发的少年。
        那少年发现我在看着他,似是有些惊讶,随即又笑着道:“谢谢,我是苏沐秋。嗯,你刚才应该看见了。”我假装没有看见他笑里的苦涩,也微笑着回应他:“不客气,我是曾妄言。”随后我便与他道别离开了。我没有再多说什么,从看见他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他不是一个会把痛苦和人分享的人。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2.第二年我来的时候,苏沐秋的墓前已经放了一束天堂鸟了。看到我,苏沐秋招了招手算是打招呼:“最近怎样?”我也对他招了招手算作回应:“还好。你看起来也不错啊,至少今年不用我送你小白菊了。啧啧啧,天堂鸟啊。”苏沐秋有些骄傲地回答:“这肯定是我妹妹选的,叶修那小子哪有这眼光。”苏沐秋嘴上是这么说的,眼里却漏出一点怀念的神色,还有一点不甘,最后却又都归于沉寂。我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岔开话题和他又聊了一会儿。他还没能释怀过去的事,现在还不是时候,不是他云淡风轻笑谈昨日的时候。
        3.2017年的这天,下着雨。明知灵魂不会被雨淋湿,我还是把伞伸到苏沐秋的头上。今天的苏沐秋,不知为何总让我感到有些落寞。“怎么啦,下雨天风湿骨痛发作了?”我有意想使气氛变得轻松一些。我不愿意看见这样的苏沐秋,我总觉得这个少年,本该是神采飞扬的。忽然,苏沐秋猛地抬头看向我,唇角明明带着轻快的笑意,眼里执着的光芒却分外明显:“朋友,你知道荣耀吗?”
        我虽然会玩一些游戏,但多是手游,别提荣耀的职业圈了,连荣耀这个游戏我都不怎么熟悉。离开南山公墓后,苏沐秋突兀的提问却一直环绕着我,久未散去。不知怎的我便去买了一张账号卡,荣耀的,渐渐地也开始了解到荣耀的职业圈。而在荣耀圈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叶秋和他的一叶之秋,不过叶秋从不公开亮相,至今身份成谜。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我还是没能明白苏沐秋和我说起荣耀的用意。我打死也不信他只是想给我安利一个好游戏。
        可能我这人一直有点幸运A,某天我路过嘉世门口时,看到了前年站在苏沐秋墓碑前的那个少年,在他身旁还站着一名戴墨镜和口罩的男子。多亏了我的脸盲,我要记住谁首先会去记他的身形和特征,因此我很容易就认出那名男子是嘉世的副队长——吴雪峰。没办法,嘉世的副队不喜欢出风头,队长又不肯见人,长此以往倒是使嘉世的队员们亮相较多,要在嘉世队伍里一眼认出吴雪峰,还是有一定难度的,这样一来,也助我练成了神功火眼金睛。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嘉世的副队——雪峰大大——喊了身旁的少年一声“叶秋”。我没忍住一声“woc”脱口而出,幸好音量不高那两人没听见。
        前年来给苏沐秋扫墓的只有那个少年和一个橙发女孩,而苏沐秋唯一和我提过的人也只有他的妹妹和叶修这样一个名字。根据遗传学那橙发女孩应该就是苏沐秋的妹妹了,那么少年的身份呼之欲出……综上所述,叶修=叶秋。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苏沐秋和我提及荣耀的用意。
        4.“转眼这都2018了,咱俩认识都有三年多了。”我悠悠感叹道。“是啊。”苏沐秋也有些感慨。我没再废话,直接道:“朋友,我知道荣耀了。你想问什么就问吧。”“嗯?”苏沐秋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却是沉默了。我也没催他,就这么静静地等着。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听到了苏沐秋的声音,那声音十分微弱,甚至给人一种小心翼翼的感觉,仿佛是怕声音一大,梦就会惊醒。“叶修……怎么样了?”苏沐秋低下头,没有看我。他说过,他不能离开墓园。来之前,我本不想告诉他这些,不想告诉他这些他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可当我看见他的时候,我才发现,有些东西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流逝,如果有一天这些东西真的流逝了,就会变成遗憾。我换上轻快的语调,对他道:“放心吧,好得很,他结识了很多朋友,还带领嘉世承包了三个赛季的冠军,不愁吃不愁穿。不过他在圈里是叫叶秋,不是叶修。听说下个赛季,也就是第四赛季,你妹妹也要出道呢。”我有些渠道,提前得知了下赛季的出道选手以及他们的详细资料,看见了那个橙发女孩。“原来她的名字是苏沐橙,很好听呢!”苏沐秋听见我的话后也笑了:“那是当然,我苏沐秋的妹妹嘛!至于叶修叫叶秋而不是叶修,这很简单,他的身份证是他弟弟的。”我听完就炸了:“你知道还不告诉我!要不是小爷聪明机智,现在还被蒙在鼓里!”苏沐秋见我生气了,打着哈哈道:“嘛……也还有很多人被蒙在鼓里哦。不过你一个女孩子还自称小爷呢,还聪明机智……”在我愈来愈冷漠的目光里,苏沐秋选择了闭嘴。“话说回来,叶修那小子还真敢让沐橙走上电竞这条路,他要是敢让沐橙受委屈我一定饶不了他!”我也只好宽慰他道:“现在荣耀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了,电竞选手的待遇也好了很多,嗯,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呢!”“是吗?真好啊……”苏沐秋呢喃着,情不自禁地笑弯了眉眼。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真心实意地笑,那喜悦如流水般自眼底倾泻而出,温柔了岁月,他的眼里,是灿烂的光辉。好温暖啊,我这样想着。“呀,叶修和沐橙来了。”苏沐秋忽然出声,有些惊喜。在我视野所及之处还没有看见他们,但苏沐秋是灵体,感知到的范围比我要远些。看着他脸上还未褪去的笑容,我也不自觉温柔了一些:“那我就先走啦,不打扰你们三人世界。”“那下次见了。还有,”苏沐秋突然认真起来,“谢谢你。”“说这话干嘛,”我背对着他挥挥手,“下次来找你玩再告诉你新情况!”
        回去的路上,我看到了迎面走来的叶修和苏沐橙。相较前年,叶修的身量又拔高了一些,面上带着丝漫不经心,给人一种没心没肺的感觉,很难想象这个人曾在三年前沉默地可怕。苏沐橙蜕去了过去的稚气,多了些成熟优雅,抱着束花跟在叶修的身后。我目不斜视,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
        5.没想到这一别,就是两年。2019年的夏天,父母有事便把我送去了K市的姑父家里,直到这个夏天快要结束我才回到H市。同年,嘉世的冠军卫冕之旅被霸图终结。
        6.和苏沐秋认识的第六年,我决定给苏沐秋送点什么。在否决了吃食和饰品后,我准备给他送幅素描画,自己画的那种,还能烧给他,多方便。本来也想过给他送书的,但舍不得烧书,遂作罢。
        在某个静谧的夜里,父母出门了,我独自一人待在家里。明天就是去见苏沐秋的日子了,现在竟有些迫不及待。我来到桌前,再次确认了那张素描堪称完美无误后,想了想,看看窗外墨黑的天空以及城市特有的华灯初上、车水马龙,多热闹的街市啊,却仿佛与我无关。我一人独守着这片寂静,怡然自乐,甚至有种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可这份寂静,守着守着,会不会就成了寂寞?我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看着突然踏着夜幕而来的我,苏沐秋惊讶地望着我:“你怎么来了?”“喏,给你的画,小爷亲手画的,不用太感动!”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直接把那张素描递到他眼前。画上画了苏沐秋、苏沐橙和叶修三人,还写了一句话:2020年也要加油啊!结尾没忘了风骚地落一个笔名。苏沐秋有些苦笑不得:“大晚上的跑过来,就为了送这个?”“唔,”我有些尴尬,“不行啊?”“行行行,我很喜欢啊!”听见这个回答,我总算满意了些。“去年……”我话还没说完,就被苏沐秋打断了:“说这话干嘛!”我看向苏沐秋,他也看着我的眼睛,我知道,我的眼里盛着愧疚。“等着,我现在就把画烧给你!”我重整精神,雄赳赳气昂昂地说完,才发现自己没带打火机。“怎么了?”苏沐秋见我站着不动,有些疑惑地问。“……没有我能使用的可燃物。”我无语望苍天,天空飘来五个字:去买打火机。是哦。我一下子醒悟过来,转身就要行动。“唉哟您老又要干什么啊?”苏沐秋跟不上我这跳跃的思维,只好把自己想说的先说出来:“其实你不用烧的!”“咦?”这句话成功地让我停下了脚步。“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啊,你烧了我也收不到的。”“那怎么办?”我有些失望。苏沐秋看着我无精打采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其实你可以把画埋在土里的!”我歪着头想了想,似乎也行啊,立马找了根小棍子开始刨土。我蹲在地上忙活半天,苏沐秋想帮也帮不上忙。过了一会儿,我听见他问我:“要不要听听我的故事?”我停下了手里的活计,抬起头看着他:“可以吗?”“当然可以了。”听见这话,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了手机,放起了音乐:“我们坐在高高的骨灰上面,听沐秋讲着那过去的故事……”苏沐秋无语半晌:“你还真给面子啊,说吧,等这一天等多久了?BGM都录了。”“嘿嘿。”接着我便安静地听着一个无疾而终的故事,从一个带着另一个回家,到一个看着另一个倒在血泊里,伴着少年未完成的梦想消亡在风里。“他说的没错,我是个骗子,彻头彻尾的骗子……我骗他说‘少年你不要太骄傲,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我骗他说我们一起玩到关服,我骗他说我要亲手送沐橙出嫁……”苏沐秋的声音很平静,平静下又似乎是在压抑着什么,明朗的月光映在他的眼里,支离破碎。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月凉如水,今晚有些冷啊。“对了,你的账号名字是什么?”我打破了沉默。“秋木苏。”“跟你名字倒过来一样?”“这怎么能一样!木是山有乔木的木!”……这区别真大呢。“对了,跟我说说联盟的近况吧?你说了下次找我玩时告诉我的。”“好啊。”于是我跟他说了很多,有微草的单亲好爸爸王杰希,有轮回刚出道却锋芒毕露的周泽楷,有雷霆的战术大师肖时钦,有霸图的不强迫症会死星人张新杰,唯独没和他说百花的双花,蓝雨的双核,虚空的双鬼。“没关系的,还有什么,就说吧。”我没忍住眼泪差点就出来了。这本该是他的时代,本该是他和叶修大杀四方的年代。
        他们的故事,在一个瞬间开始,不期而遇。在一个瞬间结束,始料未及。
        就这样,我陪着苏沐秋闲聊了一夜。期间,也都是很和谐的内容。
        “对了,你最喜欢的选手是谁啊?”“王杰希。”“……不是我也就算了,为什么不是叶修啊?王杰希有什么好的?”“大小眼特别萌。”“……叶修也很帅啊,斗神哦,一叶之秋哦,三连冠哦!”“哇噻我听到了些什么!你居然会夸叶修,这绝对是有生之年系列!我都怀疑我能不能看见明天的太阳了!”“……明天是阴天!”“呵呵你当我傻呢,这星星璀璨地都快闪瞎狗眼了,你告诉我明天是阴天?”“……你一个小姑娘怎么还不回家?这里可是墓地哎,在墓地躺一夜你也不怕看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你为什么要这么说自己?”“……好吧你赢了,怎么跟叶修一样烦人。”我心情大好,自是不跟他计较。
        太阳升起来了。金色的阳光洒在我身上,我看着天边一片火红,苏沐秋就站在这样的火红里,嘴角噙着笑意,自信从容。金辉为他加冕,长风为他送行。我忽然意识到,眼前这个人,是真正的无冕之王。
        7.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相处下去,直到2021年,我站在空荡荡的墓碑前,独自怔愣。
        8.2022年的夏天,我行走在街道上,在路过南山公墓时,停下了脚步。我没忘记,今天,我该去见苏沐秋的。可我不敢进去。我既期待着进去后发现他还在墓碑旁笑看着我,又害怕这次仍像去年一样,他已消失不见。
        路人有些奇怪地看着一个女孩在墓园门口久久伫立,但没有谁会过多在意。阳光悄悄挪了方向,我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哪怕他不在了,我也该去看看的。
        我鼓足勇气踏进墓园,再拐过一个弯就是了……我拐过一个弯,看到苏沐秋正坐在墓碑上百无聊赖地看着远方,忽然就红了眼眶。“你来啦……”苏沐秋一转头就看到我了,随即跳下墓碑朝我走来。看来,不知何时,我已经走进这个故事里,再也出不来了。“抱歉,那天我忘了你要来,去看叶修了……”“没关系的,”我笑道,“这样一来咱俩就扯平了。”我只是怕你不告而别而已,现在你还在,故事还未完结,这就够了。“等等,你去看叶修?”“是啊,其实我一年之中有几天是能离开墓园的,那天正好就是。”“……所以你就猥琐地偷窥人家去了?”“什么叫偷窥!是看望啦,看望!”“呵呵,鬼才信你。”“对啊,我的确相信啊。”“……”我第一次被苏沐秋怼得说不出话来。苏沐秋看了我一会儿,忽然道:“你老往这边跑,就不怕我喜欢你?这可是很危险的哦。”我淡定非常:“在一个gay面前作为妹子我表示无所畏惧,叶修才危险呢。”苏沐秋无语凝噎,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我想说,你不要陷太深了,”苏沐秋严肃起来,“我只是一个灵魂,早晚要消散于这尘世间,你把我当朋友我很开心,可你要做好准备,做好我离开的准备。”我沉默了。我有些不忍,是什么让这个少年从一开始的不甘倔强,变为平静地认命甚至是开解别人?是时光啊,我这样想着。
        谁料在2022年的冬天,那个滴水成冰、直冷到人心里去的寒夜,我幸运A的体质再次发作,在嘉世门口,我看见泪流满面的苏沐橙,看见挥了挥手,似乎走得潇洒的叶修,听见他漫不经心的话语:“休息一年,然后回来。”第二天,我看到了叶修退役的消息。我觉得我真是幸运得不行,都可以去买彩票了,又撞到了大场面。可我宁愿不要这样的幸运,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对苏沐秋开口。我知道,在叶修身上的,是两个人的梦想,是两个人的荣耀。可现在,一切仿佛尘埃落定。
        我还是来到了南山公墓,苏沐秋有权知道这些。但我没想到,在听完我的讲述后,他只是略微沉吟了一会儿,便道:“我相信他。他不是轻言放弃的人,休息一年,然后回来,他说到就一定会做到。毕竟,他可还没站在荣耀顶峰呢!”我有些错愕:“你就这么相信他?”“当然,”苏沐秋笑了,“他可是职业选手!”
        9.“你还真没说错,”我叹道,“他真的自己组建了一个战队,叫兴欣,准备参加今年的挑战赛,从头再来了。”2023年的夏天,我照例来找苏沐秋。“不过他在挑战赛里会遇到嘉世呢,上次和你说的战术大师肖时钦也来嘉世了,叶修手上的装备估计不怎么样,人员应该也不会太成熟,鹿死谁手还不好说。”苏沐秋却不太在意:“你要相信他,他可是叶修。”“嗯,你对他也是真爱呢。”苏沐秋再次被我噎得说不出话来。“不过嘉世竟然会出局,还真是让人意外呢……对了,你刚才说叶修那边人员不太成熟是怎么回事?”“是这样的……”
        10.“你还真有当神棍的潜质,”我边盯着手机上2024年的日期边说,“兴欣杀进第十赛季了。”“不是我有当神棍的潜质,是因为他是叶修。”“我懂我懂,情人眼里出西施嘛。”“你到底懂了些什么……”
        11.就算是身边有一个沉迷于吹叶还不承认的家伙,我也没有料到叶修竟能带着兴欣顶着重重压力、在经历了无数不为人知的磨难后,夺得冠军。这些年我怕叶修察觉,所以一直没敢买花放在苏沐秋的墓前,但在今天这样特殊的日子里,我还是决定买花送给苏沐秋。
        当我来到南山公墓时,叶修正在苏沐秋的墓前。我有些惊讶,这个时间,我以为他会和队友一起庆祝兴欣夺冠的。我离叶修的距离有些远,因此没听清他说了些什么,只看到他两指夹着香烟,烟雾袅袅升起。叶修喜欢抽烟,这是荣耀圈里众所周知的。我看着那烟雾盘旋而上,看着看着,忽然就想起一句话:哥抽的不是烟,是寂寞。叶修和苏沐秋的说话方式与我和苏沐秋的说话方式不大一样,我和苏沐秋是有问有答,有吐槽有开怀,可叶修只能一个人站在墓碑前,好似自言自语。叶修不是个很爱说话的人,从口型上看,他大多数时候是沉默的,苏沐秋就那么静静地笑看着他,仿若从未离去。不一会儿,叶修离开了。
叶修离开后我便闪身来到苏沐秋面前,苏沐秋看着我手里的白菊,有些无奈:“其实我觉得你可以送点别的……你要送白菊也就算了,敢不敢不要只送一朵。”“不敢。”我沉着应对,脸不红心不跳的。笑话,小爷的脸皮可不是盖的。苏沐秋也懒得吐槽我,转身看向他墓碑后的那棵树。我循着他的目光望去,和他一起沉默了一会儿后,忍不住了:“干嘛?那里没有被树砸的黄少天啊。”苏沐秋白了我一眼:“我是在想,人这一生,就像这树和叶一样,叶生于木,落叶归根,最后倒也算是圆满了。”我心里一震,面上还是带着笑意,揶揄他道:“怎么,你还玩起文艺范来了?”苏沐秋叹了一口气,道:“你不用再打岔了,你也意识到了吧,我该离开了。”我没有说话,沉默的滋味真不好受。“这么多年支撑着我存在的是一个执念,一个看着叶修站在荣耀巅峰的执念。现在这个执念没了,我也该走了,毕竟我早就退出这个故事了。”话已至此,我还是怀着希冀对苏沐秋道:“叶修只是拿了一个联赛冠军,还有很多人也拿过的……”苏沐秋却摇摇头:“如果只是为了一个联赛冠军,那我在嘉世三连冠的时候就该走了。一心热爱荣耀、心怀热血、有必胜的信念、有重头再来的勇气,并且实现了这些的,才是真正站在荣耀巅峰的人,无关输赢。”是啊。我追逐着荣耀,追逐着这些人的背影,不是因为他们有多么完美,有多少成就,只是因为我和他们一样,少年热血,而他们竟能一直带着这份热血前行,创造出不朽的奇迹。踏上这条追逐荣耀的道路,我从未后悔。十年饮冰,热血难凉。叶修如此,苏沐秋如此,还有更多的人亦是如此。
        “所以,是到离开的时候了……叶修?!”听到苏沐秋的话,我一惊,转身看去,叶修就站在不远处,不知站了多久,手里还拿着一束天堂鸟,显然是刚买了准备送给苏沐秋的。“你不是能感知到他靠近吗?!”“我我我没注意……”叶修看不见苏沐秋,此时却紧紧盯着我身边。我以为叶修会激动万分或是震惊至极,没想到他忽然便笑了,很轻很轻地笑,如沐春风。他走到苏沐秋的墓前,放下那束天堂鸟:“原来你还在啊……小姑娘,能不能告诉我那混蛋在哪里?”我给他指了苏沐秋的方向,他就面朝那里,不说话,也不动。苏沐秋也笑了,走过去抱住了叶修,一如当年。
        苏沐秋走了。没有什么破碎的流萤点点升起,更没有什么酷炫的特效,只是在他消失的瞬间,起风了。那风很大,像是要拂尽过往岁月里的荒唐寒凉,最终只剩下温暖、珍贵的回忆。风过后,我听见叶修轻声说了一句“再见”。
        12.叶修和苏沐秋不知道的是,我曾经见过他们。在2015年的夏天,一个橙发少年搂着另一个黑发少年走在街上,橙发少年笑得一脸灿烂,黑发少年面上带着嫌弃,眼里的笑意却怎么也藏不住。那时我便想,他们的感情定当是极好的。
        原来已经过去十年了啊。
                                                                                                                      
                                                                                                                                                                                                         END
·
·
·
·
·
·
大家好这里渡清明,一不小心就飚到了7000字,万分感谢耐心看完的你。或许这篇文放在伞哥生日那天会更合适,但因为虫爹没说伞哥的生日,所以放在叶神生日篇里倒也不错。在此提前祝叶神生日快乐,也祝荣耀永不散场。最后……
啊啊啊几天后的考试一定要考好啊!!!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