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清明

本命杰西卡,杂食,喜欢全职盗笔银魂夏目魔道秦时一人之下等各种圈,欢迎交友啊~

【全职高手】你不懂我为什么不喜欢养小动物

        王杰希很喜欢猫,这一点,方士谦在今早看见自家小队长抱着路边绿化带里的橘猫死死不肯撒手时就已经知道了。
        “嗯……杰希啊,家里不方便养猫。”方士谦斟酌了一会儿后还是决定开口。
        王杰希不说话,只是直盯着方士谦,同时抱着橘猫的手臂紧了紧。
        “……你就算这样看着我也没用。”方士谦有些无奈,这时候真的不需要你体现你微草好爸爸的父爱!
        王杰希还是不说话,瘪了瘪嘴,不看方士谦抱着橘猫后退了一步,大有你不让我养猫我就不跟你走的架势。这一举动,在方士谦眼里,特别可爱、特别委屈、特别让人心疼……
        “没事,小队长你要养就养吧!明天咱们就换新房!”方士谦豪迈地一挥手,潇洒至极,接着他潇洒地看着王杰希在听见他这句话后抱着猫转身就走再也没看过他一眼,沉迷于逗猫无法自拔,徒留方士谦一人萧瑟在秋风里。
〖某社交软件上,职业选手群里〗
防风:我觉得我在家里的地位受到了动摇
君莫笑:喜闻乐见
百花缭乱:喜闻乐见+1
风城烟雨:喜闻乐见+2
夜雨声烦:喜闻乐见+3+4+10086
生灵灭:前辈这是怎么了
君莫笑:小事情你也真是的,那么急干嘛,保持队形啊!
防风:……叶修我请你闭嘴了好吗!
君莫笑:我是不会闭嘴的,但我有办法让你闭嘴
防风:管理员了不起啊【来自大小眼的死亡凝视.jpg】
君莫笑:噫,你赢了。老王知道你用他表情包非得把你皮给扒了
防风:他在睡午觉,还开了群消息免打扰,我表示无所畏惧
君莫笑:你可真够没下限的
防风:论起没下限你可是一骑绝尘
风城烟雨:你俩快别跑题了行吗,我还等着看热闹呢,沐橙瓜子都摆好了
君莫笑:行,看热闹要紧,四千你快说吧
防风:……我不和你计较
防风:小队长今早捡了只猫,回家后就各种伺候各种宠,看猫的那眼神啊,看我都没那么温柔过,一早上就和我说了两句话,一句是交代我给猫买东西,另一句就是“买回来了啊那给我吧”,我简直怀疑他是不是周泽楷上身
君莫笑:小周可说不出那么长的句子
防风:所以才只是“周泽楷上身”而不是“变成了周泽楷”
君莫笑:这两者有什么区别
一枪穿云:。
无浪:队长说他委屈,他不想说话
沐雨橙风:摸摸,小周不哭我们不和四千叔叔玩
一枪穿云:嗯
防风:还有叶不羞叔叔呢???【黑人问号.jpg】
君莫笑:你怕不是忘了这是我们兴欣的人
防风:我只记得前段时间小丫头心脏起来可不输你
索克萨尔:说起来我今早也养了只柯基呢∧_∧
  喻文州这一生都忘不了今早黄少天踹开房门时怀里抱着的那只和黄少天本人表情极为相似的狗子,那场景太突然,太震撼,喻文州下意识的反应就是家里要多一个少天,配着黄少天聒噪的背景音,脸上的笑容差点崩了。
君莫笑:咦,你和少天不是早就确定关系且同居了吗
索克萨尔:叶神,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吗
君莫笑:你刚才说的那只今早养的柯基不就是少天么
夜雨声烦:啊啊啊叶不羞我和你拼了!
夜雨声烦:你才是柯基啊你一直都是!不其实你应该是哥布林!绿油油的那种,堪比绿巨人!比起微草绿也就差那么一点了!
防风:靠关我大微草什么事,你不要乱拉仇恨了行吗!
鸾辂音尘:哇
生灵灭:小戴
鸾辂音尘:你庙与他药之间的恩怨纠葛真是无处不在!
生灵灭:这种时候潜水就好了,不要拉仇恨!
生灵灭:……
海无量:哈哈小肖的手速再次在这种事上输给了小戴
生灵灭:不好意思你并不是我前辈所以请不要叫我小肖【再见哦不再也不见.jpg】
夜雨声烦:好了队长你不要拦着我了!
夜雨声烦:叶不羞叶不羞敢不敢出来jjc啊!
夜雨声烦:敢不敢敢不敢!
夜雨声烦:我房间都开好了你快点!敢做要敢当!
夜雨声烦:叶不羞你是男人你就出来,你以为你不出声就没事了吗!
夜雨声烦:信不信我直接买票飞去杭州啊!
吴霜钩月:黄少再次以高速刷屏垃圾话的方式让我们想起了那些年被垃圾话支配的恐惧【窒息.jpg】
海无量:小明习惯就好,不过黄少啊,来杭州还是算了吧,兴欣里魏琛是老了点,但包子可是尽得老魏真传啊
云山乱:什么真传?
海无量:真人施展流氓技能的真传
云山乱:【我选择了沉默.jpg】
夜雨声烦:我不管我不管叶修人呢快出来!
沐雨橙风:我来说明一下情况,叶修上不了线了,嫂子刚拔了他的网线
再睡一夏:嫂子?
百花缭乱:哦这个我知道,是蓝雨的小会长蓝河是吧?
沐雨橙风:对
流云:等等关注点不应该是团长为什么要拔叶神的网线吗
飞刀剑:小卢快坐下安静听八卦
夜雨声烦:哎呦我去这是潜水了多少人
一叶之秋:你觉得我可能会告诉你吗!
残忍静默:……请各位轻点嘲讽
迎风布阵:放心吧小吴,叶修没在,王杰希在睡午觉,黄少天的仇恨还在叶修身上呢
唐三打:二货你真该多喝点六个核桃了
一叶之秋:你骂谁呢智障!
迎风布阵:啊,忘了还有唐昊
残忍静默:……
风城烟雨:我说你们要歪楼歪到哪去啊!小蓝为什么要拔叶修的网线这才是我们应该关注的好吗!!!
冬虫夏草:关键时刻云秀姐再次把话题拉入了正轨
防风:下面有请沐橙为我们解说叶修的悲剧史吧!【幸灾乐祸.jpg】
百花缭乱:幸灾乐祸+1
夜雨声烦:幸灾乐祸+2
海无量:幸灾乐祸+3
迎风布阵:幸灾乐祸+4
包子入侵:?
包子入侵:我也来保持队形吧
包子入侵:幸灾乐祸+5
索克萨尔:铁打的仇恨流水的队友呢∧_∧
沐雨橙风:事情的起因还是嫂子前几天买了一只仓鼠,而那仓鼠的名字就叫阿修,于是嫂子每天就对着那仓鼠“阿修”“阿修”的叫得特亲热,叶修就有些吃醋。昨天嫂子出差去了,临走前把仓鼠托付给了叶修,结果叶修忘了喂仓鼠,嫂子回来的时候那仓鼠离枯萎就只差一点了……拔网线那只是个开始【高深莫测.jpg】
寒烟柔:沐橙,别发出来!
寒烟柔:刚才叶修抢了我电脑,不过现在已经被嫂子拖回去了
冷暗雷:抢得很对呢,可惜晚了一步
海无量: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高深莫测.jpg】
迎风布阵:可以说这是四大心脏的报应了【高深莫测.jpg】
生灵灭:兴欣的这两位今天很皮啊【喻文州式微笑.jpg】
鸾辂音尘:哈哈哈叶神和方前辈都因为家里有了小动物地位动摇了啊!
海无量:@生灵灭你家小戴也很皮啊不管管吗
回风:他已经放弃了
海无量:是吗,对了,张家兴你可告诉他千万要挺住啊【看我真诚的眼睛.jpg】
回风:你自己说去吧【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jpg】
流云:这么一说黄少的地位好像没有动摇啊,柯基就是他自己带回去的
飞刀剑:不,他已经沦落到和柯基一样的地位了
夜雨声烦:刘!小!别!jjc走起!
飞刀剑:你想好了吗,jjc你确定要一个人挑我和叶神两个人?
夜雨声烦:【对方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只柯基.jpg】
        “你在干嘛?”王杰希的声音还带着刚睡醒的软糯,方士谦边被萌得一脸血边快速叉掉了聊天窗,“没干什么,不多睡会儿?”王杰希揉揉眼坐了起来:“不了,去看看猫。嗯,以后就叫它四千吧。”
        方士谦顿时风中凌乱,他仿佛看到了叶修的今天就是他的明天。
                                                                                                          END.



【全职高手】你可能对我有什么误会

1. 周江
江波涛坐在椅子上,轻轻地闭上了眼。眼睫如蝶翼般轻颤,有冰凉的液体自眼角滑落,就此落在地上消失不见。
“江,怎么……”周泽楷紧张地说完这句话后,一把扑过去抱住了江波涛。
“小周,别闹……”江波涛有些无奈地扬了扬手里的小瓶子,“滴眼药水呢。”

2. 方王
“出去,不准进来。”王杰希抱臂站在微草大门口,神情冷漠地对方士谦说道。
“小队长,你不能这样……”方士谦拉着王杰希的袖子垂死挣扎。
“从你帮着英杰跑到兴欣的那一刻起,咱俩就完了。许斌,送客。”王氏冷漠了解一下。
“不!小队长你不能这样!你不能放弃治疗!”方士谦扒着微草的门死死嚎叫。
看着王杰希越来越黑的脸,许斌都有些不忍心了:“前辈,你就少说两句吧……”
“杰希!你不要放弃治疗!不要放弃治疗!”方士谦决心把中华民族锲而不舍的优良品质发扬光大。
于是,在路人惊诧的目光里,治疗之神方士谦被黑着脸的王杰希一脚踹出了微草大门。

3. 叶蓝
许博远的手机坏了。某天中午,许博远在赶着刚睡醒迷迷糊糊的叶修去厨房洗碗后,便一个人去了房间里拿出给叶修买的小礼物,打算给叶修一个惊喜。
当许博远回到厨房时,就看到叶修一脸淡定地把他放在水槽边的手机丢进了洗碗池里……
“这日子没法过了,你不走,我走。”许博远把小礼物丢到叶修身上,转身就走。
“小蓝,我错了,你听哥给你解释……”叶修不顾脸上遭到了小礼物的暴击,死命抱着许博远不肯撒手。
许博远:呵呵。

4. 喻黄
“若你为鱼,我即为水,缺一不可,永不分离……唔这句不好,是‘若你为鱼,我即为天,缺一不可,永不分离’才对嘛……不过还是发给老叶好了。”黄少天一边刷着百度,一边像嚼了炫迈一样嘴不能停。
“这叶修也真是的,又把小蓝惹毛了,自家媳妇都哄不好,啧啧啧,果然是不如本剑圣,不过本剑圣心地善良,就帮帮他好啦。”黄少天所谓的帮忙,就是给叶修出谋划策,让叶修每天瞅准时机给许博远说两句情话,但叶修撩一撩还可以,说情话还要每天这么有技术含量的活真有点拿不住。黄少天本着送佛送到西的原则,便每天找一些情话发给叶修。

『某社交软件上』
夜雨声烦:若你为鱼,我即为水,缺一不可,永不分离。

许博远正登着叶修的号呢,看到这条消息一脸懵逼,这内容,黄少怕不是错窗了?
谁料隔了三秒,黄少天又是一条消息摁了过来。

夜雨声烦: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夜雨声烦:你可愿伴我白头,共我同归?
夜雨声烦:行吗,老叶

错个毛线的窗。日常被自家男友和自家偶像绿的许博远习以为常。

君莫笑(许博远):^_^
夜雨声烦:哇啊老叶你不要笑得和队长一样

在确保屏幕里既能出现夜雨声烦又能出现君莫笑后,许博远截了个屏火速换号蓝河准备搞事情。

蓝河:【图片.jpg】
蓝河:喻队你好,我觉得有些情况你有权了解一下
索克萨尔:谢谢小蓝^_^
蓝河:喻队客气了

站在蓝河身后目睹了全过程的叶修一脸复杂,媳妇你变了……
黄少天听见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立马关了聊天窗,回头一看果然是自家队长。给老叶找情话的事还是不要让队长知道了,万一队长吃醋怎么办。
喻文州笑得如沐春风:“少天刚刚给谁发消息了吗?”
黄少天摸摸鼻子:“唔,没有啊。”
“是吗?”喻文州伸手揽住了黄少天,笑得更开心了。
“是啊是啊。”黄少天犹不自知,还一脸开心地窝在自家队长怀里。
真是傻呢,黄少。
『第二天』
徐景熙:“怎么今天没见黄少来训练啊。”
喻文州:“他身体不太舒服,请假一天。”
徐景熙:“哦,这样啊,哈哈难得安静一天也好。”
扎心了呢,黄少。
.
.
.
.
.
.
.
.
今天就写到这啦,以后可能还会写这个系列,还有什么想看的cp可以和我说呀~
考试没考好死定了,“哇”地一声哭出来……




【全职高手】终老南山下

        1. “你这个骗子……”橙发的女孩和少年站在一块略显简陋的墓碑前,女孩默默流着眼泪,少年则一言不发,沉默,似乎只有无尽的沉默。良久,少年带着女孩转身离开,看起来潇洒而又干脆,只留下这么一句话渐渐消散在风里。
        那是2015年的夏天,我来到南山公墓看一位故人。扫完墓后,我想了想,从送给我那故人的花里,抽出一朵白菊放在方才女孩和少年站立的墓碑前。那墓碑上只有五个字:苏沐秋之墓。我的目光没有在那块墓碑上停留很久,而是抬头,看向那个站在墓碑后的少年,那个橙发的少年。
        那少年发现我在看着他,似是有些惊讶,随即又笑着道:“谢谢,我是苏沐秋。嗯,你刚才应该看见了。”我假装没有看见他笑里的苦涩,也微笑着回应他:“不客气,我是曾妄言。”随后我便与他道别离开了。我没有再多说什么,从看见他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他不是一个会把痛苦和人分享的人。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2.第二年我来的时候,苏沐秋的墓前已经放了一束天堂鸟了。看到我,苏沐秋招了招手算是打招呼:“最近怎样?”我也对他招了招手算作回应:“还好。你看起来也不错啊,至少今年不用我送你小白菊了。啧啧啧,天堂鸟啊。”苏沐秋有些骄傲地回答:“这肯定是我妹妹选的,叶修那小子哪有这眼光。”苏沐秋嘴上是这么说的,眼里却漏出一点怀念的神色,还有一点不甘,最后却又都归于沉寂。我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岔开话题和他又聊了一会儿。他还没能释怀过去的事,现在还不是时候,不是他云淡风轻笑谈昨日的时候。
        3.2017年的这天,下着雨。明知灵魂不会被雨淋湿,我还是把伞伸到苏沐秋的头上。今天的苏沐秋,不知为何总让我感到有些落寞。“怎么啦,下雨天风湿骨痛发作了?”我有意想使气氛变得轻松一些。我不愿意看见这样的苏沐秋,我总觉得这个少年,本该是神采飞扬的。忽然,苏沐秋猛地抬头看向我,唇角明明带着轻快的笑意,眼里执着的光芒却分外明显:“朋友,你知道荣耀吗?”
        我虽然会玩一些游戏,但多是手游,别提荣耀的职业圈了,连荣耀这个游戏我都不怎么熟悉。离开南山公墓后,苏沐秋突兀的提问却一直环绕着我,久未散去。不知怎的我便去买了一张账号卡,荣耀的,渐渐地也开始了解到荣耀的职业圈。而在荣耀圈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叶秋和他的一叶之秋,不过叶秋从不公开亮相,至今身份成谜。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我还是没能明白苏沐秋和我说起荣耀的用意。我打死也不信他只是想给我安利一个好游戏。
        可能我这人一直有点幸运A,某天我路过嘉世门口时,看到了前年站在苏沐秋墓碑前的那个少年,在他身旁还站着一名戴墨镜和口罩的男子。多亏了我的脸盲,我要记住谁首先会去记他的身形和特征,因此我很容易就认出那名男子是嘉世的副队长——吴雪峰。没办法,嘉世的副队不喜欢出风头,队长又不肯见人,长此以往倒是使嘉世的队员们亮相较多,要在嘉世队伍里一眼认出吴雪峰,还是有一定难度的,这样一来,也助我练成了神功火眼金睛。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嘉世的副队——雪峰大大——喊了身旁的少年一声“叶秋”。我没忍住一声“woc”脱口而出,幸好音量不高那两人没听见。
        前年来给苏沐秋扫墓的只有那个少年和一个橙发女孩,而苏沐秋唯一和我提过的人也只有他的妹妹和叶修这样一个名字。根据遗传学那橙发女孩应该就是苏沐秋的妹妹了,那么少年的身份呼之欲出……综上所述,叶修=叶秋。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苏沐秋和我提及荣耀的用意。
        4.“转眼这都2018了,咱俩认识都有三年多了。”我悠悠感叹道。“是啊。”苏沐秋也有些感慨。我没再废话,直接道:“朋友,我知道荣耀了。你想问什么就问吧。”“嗯?”苏沐秋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却是沉默了。我也没催他,就这么静静地等着。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听到了苏沐秋的声音,那声音十分微弱,甚至给人一种小心翼翼的感觉,仿佛是怕声音一大,梦就会惊醒。“叶修……怎么样了?”苏沐秋低下头,没有看我。他说过,他不能离开墓园。来之前,我本不想告诉他这些,不想告诉他这些他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可当我看见他的时候,我才发现,有些东西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流逝,如果有一天这些东西真的流逝了,就会变成遗憾。我换上轻快的语调,对他道:“放心吧,好得很,他结识了很多朋友,还带领嘉世承包了三个赛季的冠军,不愁吃不愁穿。不过他在圈里是叫叶秋,不是叶修。听说下个赛季,也就是第四赛季,你妹妹也要出道呢。”我有些渠道,提前得知了下赛季的出道选手以及他们的详细资料,看见了那个橙发女孩。“原来她的名字是苏沐橙,很好听呢!”苏沐秋听见我的话后也笑了:“那是当然,我苏沐秋的妹妹嘛!至于叶修叫叶秋而不是叶修,这很简单,他的身份证是他弟弟的。”我听完就炸了:“你知道还不告诉我!要不是小爷聪明机智,现在还被蒙在鼓里!”苏沐秋见我生气了,打着哈哈道:“嘛……也还有很多人被蒙在鼓里哦。不过你一个女孩子还自称小爷呢,还聪明机智……”在我愈来愈冷漠的目光里,苏沐秋选择了闭嘴。“话说回来,叶修那小子还真敢让沐橙走上电竞这条路,他要是敢让沐橙受委屈我一定饶不了他!”我也只好宽慰他道:“现在荣耀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了,电竞选手的待遇也好了很多,嗯,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呢!”“是吗?真好啊……”苏沐秋呢喃着,情不自禁地笑弯了眉眼。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真心实意地笑,那喜悦如流水般自眼底倾泻而出,温柔了岁月,他的眼里,是灿烂的光辉。好温暖啊,我这样想着。“呀,叶修和沐橙来了。”苏沐秋忽然出声,有些惊喜。在我视野所及之处还没有看见他们,但苏沐秋是灵体,感知到的范围比我要远些。看着他脸上还未褪去的笑容,我也不自觉温柔了一些:“那我就先走啦,不打扰你们三人世界。”“那下次见了。还有,”苏沐秋突然认真起来,“谢谢你。”“说这话干嘛,”我背对着他挥挥手,“下次来找你玩再告诉你新情况!”
        回去的路上,我看到了迎面走来的叶修和苏沐橙。相较前年,叶修的身量又拔高了一些,面上带着丝漫不经心,给人一种没心没肺的感觉,很难想象这个人曾在三年前沉默地可怕。苏沐橙蜕去了过去的稚气,多了些成熟优雅,抱着束花跟在叶修的身后。我目不斜视,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
        5.没想到这一别,就是两年。2019年的夏天,父母有事便把我送去了K市的姑父家里,直到这个夏天快要结束我才回到H市。同年,嘉世的冠军卫冕之旅被霸图终结。
        6.和苏沐秋认识的第六年,我决定给苏沐秋送点什么。在否决了吃食和饰品后,我准备给他送幅素描画,自己画的那种,还能烧给他,多方便。本来也想过给他送书的,但舍不得烧书,遂作罢。
        在某个静谧的夜里,父母出门了,我独自一人待在家里。明天就是去见苏沐秋的日子了,现在竟有些迫不及待。我来到桌前,再次确认了那张素描堪称完美无误后,想了想,看看窗外墨黑的天空以及城市特有的华灯初上、车水马龙,多热闹的街市啊,却仿佛与我无关。我一人独守着这片寂静,怡然自乐,甚至有种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可这份寂静,守着守着,会不会就成了寂寞?我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看着突然踏着夜幕而来的我,苏沐秋惊讶地望着我:“你怎么来了?”“喏,给你的画,小爷亲手画的,不用太感动!”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直接把那张素描递到他眼前。画上画了苏沐秋、苏沐橙和叶修三人,还写了一句话:2020年也要加油啊!结尾没忘了风骚地落一个笔名。苏沐秋有些苦笑不得:“大晚上的跑过来,就为了送这个?”“唔,”我有些尴尬,“不行啊?”“行行行,我很喜欢啊!”听见这个回答,我总算满意了些。“去年……”我话还没说完,就被苏沐秋打断了:“说这话干嘛!”我看向苏沐秋,他也看着我的眼睛,我知道,我的眼里盛着愧疚。“等着,我现在就把画烧给你!”我重整精神,雄赳赳气昂昂地说完,才发现自己没带打火机。“怎么了?”苏沐秋见我站着不动,有些疑惑地问。“……没有我能使用的可燃物。”我无语望苍天,天空飘来五个字:去买打火机。是哦。我一下子醒悟过来,转身就要行动。“唉哟您老又要干什么啊?”苏沐秋跟不上我这跳跃的思维,只好把自己想说的先说出来:“其实你不用烧的!”“咦?”这句话成功地让我停下了脚步。“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啊,你烧了我也收不到的。”“那怎么办?”我有些失望。苏沐秋看着我无精打采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其实你可以把画埋在土里的!”我歪着头想了想,似乎也行啊,立马找了根小棍子开始刨土。我蹲在地上忙活半天,苏沐秋想帮也帮不上忙。过了一会儿,我听见他问我:“要不要听听我的故事?”我停下了手里的活计,抬起头看着他:“可以吗?”“当然可以了。”听见这话,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了手机,放起了音乐:“我们坐在高高的骨灰上面,听沐秋讲着那过去的故事……”苏沐秋无语半晌:“你还真给面子啊,说吧,等这一天等多久了?BGM都录了。”“嘿嘿。”接着我便安静地听着一个无疾而终的故事,从一个带着另一个回家,到一个看着另一个倒在血泊里,伴着少年未完成的梦想消亡在风里。“他说的没错,我是个骗子,彻头彻尾的骗子……我骗他说‘少年你不要太骄傲,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我骗他说我们一起玩到关服,我骗他说我要亲手送沐橙出嫁……”苏沐秋的声音很平静,平静下又似乎是在压抑着什么,明朗的月光映在他的眼里,支离破碎。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月凉如水,今晚有些冷啊。“对了,你的账号名字是什么?”我打破了沉默。“秋木苏。”“跟你名字倒过来一样?”“这怎么能一样!木是山有乔木的木!”……这区别真大呢。“对了,跟我说说联盟的近况吧?你说了下次找我玩时告诉我的。”“好啊。”于是我跟他说了很多,有微草的单亲好爸爸王杰希,有轮回刚出道却锋芒毕露的周泽楷,有雷霆的战术大师肖时钦,有霸图的不强迫症会死星人张新杰,唯独没和他说百花的双花,蓝雨的双核,虚空的双鬼。“没关系的,还有什么,就说吧。”我没忍住眼泪差点就出来了。这本该是他的时代,本该是他和叶修大杀四方的年代。
        他们的故事,在一个瞬间开始,不期而遇。在一个瞬间结束,始料未及。
        就这样,我陪着苏沐秋闲聊了一夜。期间,也都是很和谐的内容。
        “对了,你最喜欢的选手是谁啊?”“王杰希。”“……不是我也就算了,为什么不是叶修啊?王杰希有什么好的?”“大小眼特别萌。”“……叶修也很帅啊,斗神哦,一叶之秋哦,三连冠哦!”“哇噻我听到了些什么!你居然会夸叶修,这绝对是有生之年系列!我都怀疑我能不能看见明天的太阳了!”“……明天是阴天!”“呵呵你当我傻呢,这星星璀璨地都快闪瞎狗眼了,你告诉我明天是阴天?”“……你一个小姑娘怎么还不回家?这里可是墓地哎,在墓地躺一夜你也不怕看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你为什么要这么说自己?”“……好吧你赢了,怎么跟叶修一样烦人。”我心情大好,自是不跟他计较。
        太阳升起来了。金色的阳光洒在我身上,我看着天边一片火红,苏沐秋就站在这样的火红里,嘴角噙着笑意,自信从容。金辉为他加冕,长风为他送行。我忽然意识到,眼前这个人,是真正的无冕之王。
        7.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相处下去,直到2021年,我站在空荡荡的墓碑前,独自怔愣。
        8.2022年的夏天,我行走在街道上,在路过南山公墓时,停下了脚步。我没忘记,今天,我该去见苏沐秋的。可我不敢进去。我既期待着进去后发现他还在墓碑旁笑看着我,又害怕这次仍像去年一样,他已消失不见。
        路人有些奇怪地看着一个女孩在墓园门口久久伫立,但没有谁会过多在意。阳光悄悄挪了方向,我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哪怕他不在了,我也该去看看的。
        我鼓足勇气踏进墓园,再拐过一个弯就是了……我拐过一个弯,看到苏沐秋正坐在墓碑上百无聊赖地看着远方,忽然就红了眼眶。“你来啦……”苏沐秋一转头就看到我了,随即跳下墓碑朝我走来。看来,不知何时,我已经走进这个故事里,再也出不来了。“抱歉,那天我忘了你要来,去看叶修了……”“没关系的,”我笑道,“这样一来咱俩就扯平了。”我只是怕你不告而别而已,现在你还在,故事还未完结,这就够了。“等等,你去看叶修?”“是啊,其实我一年之中有几天是能离开墓园的,那天正好就是。”“……所以你就猥琐地偷窥人家去了?”“什么叫偷窥!是看望啦,看望!”“呵呵,鬼才信你。”“对啊,我的确相信啊。”“……”我第一次被苏沐秋怼得说不出话来。苏沐秋看了我一会儿,忽然道:“你老往这边跑,就不怕我喜欢你?这可是很危险的哦。”我淡定非常:“在一个gay面前作为妹子我表示无所畏惧,叶修才危险呢。”苏沐秋无语凝噎,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我想说,你不要陷太深了,”苏沐秋严肃起来,“我只是一个灵魂,早晚要消散于这尘世间,你把我当朋友我很开心,可你要做好准备,做好我离开的准备。”我沉默了。我有些不忍,是什么让这个少年从一开始的不甘倔强,变为平静地认命甚至是开解别人?是时光啊,我这样想着。
        谁料在2022年的冬天,那个滴水成冰、直冷到人心里去的寒夜,我幸运A的体质再次发作,在嘉世门口,我看见泪流满面的苏沐橙,看见挥了挥手,似乎走得潇洒的叶修,听见他漫不经心的话语:“休息一年,然后回来。”第二天,我看到了叶修退役的消息。我觉得我真是幸运得不行,都可以去买彩票了,又撞到了大场面。可我宁愿不要这样的幸运,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对苏沐秋开口。我知道,在叶修身上的,是两个人的梦想,是两个人的荣耀。可现在,一切仿佛尘埃落定。
        我还是来到了南山公墓,苏沐秋有权知道这些。但我没想到,在听完我的讲述后,他只是略微沉吟了一会儿,便道:“我相信他。他不是轻言放弃的人,休息一年,然后回来,他说到就一定会做到。毕竟,他可还没站在荣耀顶峰呢!”我有些错愕:“你就这么相信他?”“当然,”苏沐秋笑了,“他可是职业选手!”
        9.“你还真没说错,”我叹道,“他真的自己组建了一个战队,叫兴欣,准备参加今年的挑战赛,从头再来了。”2023年的夏天,我照例来找苏沐秋。“不过他在挑战赛里会遇到嘉世呢,上次和你说的战术大师肖时钦也来嘉世了,叶修手上的装备估计不怎么样,人员应该也不会太成熟,鹿死谁手还不好说。”苏沐秋却不太在意:“你要相信他,他可是叶修。”“嗯,你对他也是真爱呢。”苏沐秋再次被我噎得说不出话来。“不过嘉世竟然会出局,还真是让人意外呢……对了,你刚才说叶修那边人员不太成熟是怎么回事?”“是这样的……”
        10.“你还真有当神棍的潜质,”我边盯着手机上2024年的日期边说,“兴欣杀进第十赛季了。”“不是我有当神棍的潜质,是因为他是叶修。”“我懂我懂,情人眼里出西施嘛。”“你到底懂了些什么……”
        11.就算是身边有一个沉迷于吹叶还不承认的家伙,我也没有料到叶修竟能带着兴欣顶着重重压力、在经历了无数不为人知的磨难后,夺得冠军。这些年我怕叶修察觉,所以一直没敢买花放在苏沐秋的墓前,但在今天这样特殊的日子里,我还是决定买花送给苏沐秋。
        当我来到南山公墓时,叶修正在苏沐秋的墓前。我有些惊讶,这个时间,我以为他会和队友一起庆祝兴欣夺冠的。我离叶修的距离有些远,因此没听清他说了些什么,只看到他两指夹着香烟,烟雾袅袅升起。叶修喜欢抽烟,这是荣耀圈里众所周知的。我看着那烟雾盘旋而上,看着看着,忽然就想起一句话:哥抽的不是烟,是寂寞。叶修和苏沐秋的说话方式与我和苏沐秋的说话方式不大一样,我和苏沐秋是有问有答,有吐槽有开怀,可叶修只能一个人站在墓碑前,好似自言自语。叶修不是个很爱说话的人,从口型上看,他大多数时候是沉默的,苏沐秋就那么静静地笑看着他,仿若从未离去。不一会儿,叶修离开了。
叶修离开后我便闪身来到苏沐秋面前,苏沐秋看着我手里的白菊,有些无奈:“其实我觉得你可以送点别的……你要送白菊也就算了,敢不敢不要只送一朵。”“不敢。”我沉着应对,脸不红心不跳的。笑话,小爷的脸皮可不是盖的。苏沐秋也懒得吐槽我,转身看向他墓碑后的那棵树。我循着他的目光望去,和他一起沉默了一会儿后,忍不住了:“干嘛?那里没有被树砸的黄少天啊。”苏沐秋白了我一眼:“我是在想,人这一生,就像这树和叶一样,叶生于木,落叶归根,最后倒也算是圆满了。”我心里一震,面上还是带着笑意,揶揄他道:“怎么,你还玩起文艺范来了?”苏沐秋叹了一口气,道:“你不用再打岔了,你也意识到了吧,我该离开了。”我没有说话,沉默的滋味真不好受。“这么多年支撑着我存在的是一个执念,一个看着叶修站在荣耀巅峰的执念。现在这个执念没了,我也该走了,毕竟我早就退出这个故事了。”话已至此,我还是怀着希冀对苏沐秋道:“叶修只是拿了一个联赛冠军,还有很多人也拿过的……”苏沐秋却摇摇头:“如果只是为了一个联赛冠军,那我在嘉世三连冠的时候就该走了。一心热爱荣耀、心怀热血、有必胜的信念、有重头再来的勇气,并且实现了这些的,才是真正站在荣耀巅峰的人,无关输赢。”是啊。我追逐着荣耀,追逐着这些人的背影,不是因为他们有多么完美,有多少成就,只是因为我和他们一样,少年热血,而他们竟能一直带着这份热血前行,创造出不朽的奇迹。踏上这条追逐荣耀的道路,我从未后悔。十年饮冰,热血难凉。叶修如此,苏沐秋如此,还有更多的人亦是如此。
        “所以,是到离开的时候了……叶修?!”听到苏沐秋的话,我一惊,转身看去,叶修就站在不远处,不知站了多久,手里还拿着一束天堂鸟,显然是刚买了准备送给苏沐秋的。“你不是能感知到他靠近吗?!”“我我我没注意……”叶修看不见苏沐秋,此时却紧紧盯着我身边。我以为叶修会激动万分或是震惊至极,没想到他忽然便笑了,很轻很轻地笑,如沐春风。他走到苏沐秋的墓前,放下那束天堂鸟:“原来你还在啊……小姑娘,能不能告诉我那混蛋在哪里?”我给他指了苏沐秋的方向,他就面朝那里,不说话,也不动。苏沐秋也笑了,走过去抱住了叶修,一如当年。
        苏沐秋走了。没有什么破碎的流萤点点升起,更没有什么酷炫的特效,只是在他消失的瞬间,起风了。那风很大,像是要拂尽过往岁月里的荒唐寒凉,最终只剩下温暖、珍贵的回忆。风过后,我听见叶修轻声说了一句“再见”。
        12.叶修和苏沐秋不知道的是,我曾经见过他们。在2015年的夏天,一个橙发少年搂着另一个黑发少年走在街上,橙发少年笑得一脸灿烂,黑发少年面上带着嫌弃,眼里的笑意却怎么也藏不住。那时我便想,他们的感情定当是极好的。
        原来已经过去十年了啊。
                                                                                                                      
                                                                                                                                                                                                         END
·
·
·
·
·
·
大家好这里渡清明,一不小心就飚到了7000字,万分感谢耐心看完的你。或许这篇文放在伞哥生日那天会更合适,但因为虫爹没说伞哥的生日,所以放在叶神生日篇里倒也不错。在此提前祝叶神生日快乐,也祝荣耀永不散场。最后……
啊啊啊几天后的考试一定要考好啊!!!

[王叶]小段子《是风动》系列集Ⅰ

  ⒈近日里,兴欣和微草打了场比赛,微草是主场。赛后兴欣众人表示想去微草食堂吃饭,毕竟兴欣食堂的难吃程度众所周知,兴欣众人也挺好奇别家战队食堂的伙食。微草队长王杰希欣然应允。
  巧的是,叶修、王杰希、乔一帆、高英杰四人坐在了一桌。和两位经验老辣的垃圾话高手坐在一起,高、乔二人埋头吃饭努力降低存在感,这两位队长已经怼上了,要是殃及池鱼可就不好了。但可惜,这俩孩子还是太天真。
  叶修(斜眼笑):“父亲节就要到了,英杰你有没有想好要送什么礼物给你们队长呀?”
  王杰希的脸登时黑如锅底,想凶又凶不起来。
  高英杰(超尴尬):“哈哈……叶前辈你是不是记错了,那天不是队长生日。”
  叶不羞笑而不语。
  王杰希(悠悠开口):“英杰你也真是的,母亲节都已经过了,你怎么忘了送礼物给叶队长?”
  这次换叶修的脸黑如锅底,乔一帆憋笑憋的肚子疼。
  高英杰(更尴尬):“哈……哈哈。”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QAQ?!
  乔一帆(拍拍英杰,小声):“英杰不哭。”
  王·大眼爸爸·杰希笑而不语。
  叶修:老王你变了。

  ⒉某日,职业选手群里很热闹。
  王杰希(气急败坏的老父亲):“我们微草战队的未来——高英杰要被兴欣的乔一帆拐跑了,怎么办,在线等,有点急。”
  楚云秀(淡定脸):“你们微草战队的刘小别不也把蓝雨的未来之星卢瀚文拐走了嘛,急什么?”
  黄少天(不忿):“你们兴欣和微草的婚恋问题能不能不要牵扯到我们蓝雨!快把小卢还回来!”
  王杰希(一本正经):“他是自愿跟小别来微草的呀,我们难道能把他赶走吗?放心吧,小卢在微草住得很好,你不用挂念了。”
  叶修(呵呵笑):“老王,你这话真该对你自己说,英杰只是过来兴欣进行友好交流你就这么大反应,你这当爹的真没安全感啊。”
  王杰希:“……”你确定是友好交流?
  苏沐橙(看热闹不嫌事大):“这简单呀,王队你可以把叶修拐去微草啊。”
  群内寂静了三秒,突然炸开。
  王杰希(微笑):“ 此计甚妙,谢谢沐橙。”
  苏沐橙(深藏功与名):“不客气。”
  楚云秀(狂锤桌子):“哈哈哈哈我怎么没想到!不愧是沐橙!”
  叶修(难以置信):“沐橙你……”
  魏琛(幸灾乐祸):“老叶,沐橙也是和你待久了, 小丫头心脏起来可不输你啊哈哈哈,你就安心的去吧!”
  叶修(强颜欢笑):“我可是你们队长……”
  包荣兴:“队长走好!”
  唐柔:“队长走好!”
  方锐:“队长走好!”
  陈果:“滚吧!”
  乔一帆(弱弱地):“队长走好……”
  乔一帆本不想这么说的,但为了平息大眼爸爸的怒火留住英杰,他果断选择了卖队长。兴欣最后的良心,没了。
  梁方:“欢迎叶前辈。”
  柳非:“欢迎叶前辈。”
  刘小别:“欢迎叶前辈。”
  叶修:“%∝#*+<&……”
  叶修:被队友嫌弃了怎么办。

—————————————————————————我是分割线——————————————————————————

大家好这里渡清明,职业小透明一枚,本命杰西卡,今天的两个小段子如标题是系列集里的第一集,为什么要分集呢,因为懒得一次性打完所有字→_→欢迎吐槽